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民工难题之后的又一次城乡碰撞陈升

时间:2019-10-16 17:26:34 来源:对亦娱乐网 浏览量:19

今年7月15日,温家宝总理到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送庄镇视察时,了解到当地农民到洛阳卖桃遇到阻碍,于是现场作出指示,促成了农民“卖桃难”的解决。10天之后,当地媒体有这样的报道:“7月23日一大早,洛阳市孟津县送庄镇西山头村的果农就忙碌起来。村里的种桃户开着三轮车,家家拉满一车鲜桃直奔洛阳市内的直销点。傍晚,在村民李剑雷家,夫妇俩数着刚刚卖桃挣来的200多元钱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说:‘真是谢谢总理帮俺解决了卖桃难!’”文中的李剑雷,就是大胆向总理反映“卖桃难”困境的那位农民。

总理的一次过问,就促成了农民由愁眉不展到笑得合不拢嘴的巨大转变,确实让人感慨中国行政机构在紧急事态下可能激发出来的超高效率,同时也给人以只要领导关心到位,所有问题都可以连夜解决的乐观期待。但就在上述乐观报道刊出不足一月的8月24日,洛阳市内又发生了卖枣农民因不堪驱赶而将一车大枣抛撒河中的事件。显然,在总理的过问下获得特许的“卖桃直通车”没有顺乎逻辑地扩展为“卖枣直通车”,总理的过问和地方政府的反应,被孤立为针对特定对象的特定事件,却没有促成城市管理者对城市定位和管理思路的整体反思。而农民和舆论对总理对“卖桃难”的亲自过问,却曾抱着更高的期待。

从“卖瓜难”、“卖桃难”到“卖枣难”,农民和城市管理者所共同面对的,已经不是某种易腐的时令农产品如何在城市中行销的单一问题,而是在农民工为主的城市外来人口与城市管理之间的矛盾正在逐步得到缓解的情况下,城乡关系出现的新矛盾。

与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和在城里长期从事摊点经营的商贩不同,遭遇“卖瓜难”、“卖桃难”、“卖枣难”的农民,大多是相对稳定地从事农业生产的果农、菜农,他们并不期求在城里长期居留、谋生,而只是希望城市能够在特定时节开放市场,以让他们的产品能够在这一“高端市场”中获得比较好的收益而已。他们在城市中感受到的冷暖亲疏,直接反映出城市对待周边乡村的态度,也直接或间接地塑造着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关系。当他们不断地被城市所拒绝、驱赶、羞辱,乃至视城市为畏途、禁地时,城市与周边乃至更广泛的乡村之间的和谐关系,也就无从谈起。

驱赶无照摊商、拒绝农用车进城,其最过硬的理由是治理城市环境、创建文明城市的需要。就城市本位而言,这样的理由当然成立。但城市不是孤立的存在,以驱赶农民、隔绝城乡而维持的城市文明,既难以持久,也没有道理。城市从来都是资源富集之地,在高度现代化时期就尤其如此,城市以其绝对优势的资源和机会,辐射、惠及乡村,既是市场的必然,也是道义的责任。农民拉一车瓜果蔬菜进城,获得相对高一点的利润,也是辐射的方式之一。

有些城市的管理者只相信政府主导的各种“通道”,却担心一旦允许农民自发进城,就会泛滥失控。其实如果政府主导的“大道”确实畅通,集约经营的农产品自然会基于成本/收益的考量而选择“大道”,而其余零散、小宗的进城零售,并不会给城市带来太大的影响。如果把社会比作人体,而城市是其中比较重要的器官和节点,则它与整个肌体之间不但需要大动脉的连接,也需要毛细血管的渗透,任何一边的不畅,都会给另一边带来难以承受的压力。

再说,从社会整体发展的立场判断,城市里有一点凌乱,是比农民在城里不断受到驱赶和拒绝,以致造成城乡隔绝对立更可以接受的状况。

醇酸磁漆

金刚砂地坪施工

20吨洒水车

非标自动化设备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